瓜州概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瓜州宣传网 > 文学艺术 > 文艺精品 > 瓜州美文 > 正文

[散文] 蜜瓜的盛宴

发布时间:2015-08-18 10:3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点击量:

“爱我瓜州”获奖作品 散文
 

蜜瓜的盛宴
瓜州县草圣办   李旭东    电话:13099397360

 
    一畦畦瓜秧苗长得青青翠翠,挤挤簇簇,像是一块翡翠镶嵌在大地上。这里每一块绿洲都是蜜瓜的家园,每一块田野上都飘逸着蜜瓜的芳香;一块块平展展的瓜田点缀着葱茏的田野,数不清的瓜棚,就搭在清粼粼的疏勒河畔,小时候听头戴草帽的瓜农讲“张骞瓜州吃蜜瓜”那优美的传说故事,陶醉了我天真烂漫的童年,也酿浓了我的蜜瓜乡情。
    沙田是最适宜种植蜜瓜的。祁连山冰雪融水给蜜瓜提供了天然的灌溉条件,加之这里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干旱少雨,污染少,土质好,所产的蜜瓜个大、瓤甜、籽饱,是瓜中的上品。瓜农说,只要冬天下一两场大雪,地里墒情好,春夏再有一两场透雨,灌几次疏勒河水,那蜜瓜必定丰收无疑。在这块土地上劳作了数千年的老先人积累了丰富经验,种出了令世人称赞不已的美瓜。《汉书·地理志》中记载:“瓜州出美瓜。长者,有狐入瓜中食之,首尾不出。”蜜瓜具有消暑、养胃、助消化、润肠道、清积食、加快身体新陈代谢等医疗功能受到世人青睐。至此,我对瓜州人钟爱蜜瓜、千年孜孜追求,力图种出世上最好的蜜瓜那种崇高的梦想才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一年接一年的播种、耕耘,一年接一年辛劳、收获,不知撒下过多少汗珠。农谚上说,清明前后种瓜种豆。到了种蜜瓜的节令,瓜农们整地、施肥、覆膜,每一道工序都做得非常细心。去冬泡的冬水地,浇得透、渗得深,蓄了一冬的水和雪,酥松的很。春暖地开后,摸一把泥土,湿漉漉、土腥腥的,不像有人才泡的春水地,渗不进地层,蜻蜓点水,浮皮潦草。种蜜瓜,先得选种,瓜农们一粒一粒仔仔细细挑摘,不能有一个疪的坏的烂籽,保证籽粒饱满才能下种。播田多为老把式,经验多,善驾驭,会巧劲。下种这天,家家户户开始争先恐后抢播蜜瓜,举目远眺,田间地头,人欢机叫,一声声像是舒缓的田园交响曲;播种机轻快走过,瓜种均匀钻入地层,行是行,垄是垄,排列得整整齐齐,匀称好看,似一幅有声有色的农家耕作播种图。
    只要把一粒种子埋在土壤中,奇迹就会发生。那以后的日子,瓜农们只要路过,总要看看地里的蜜瓜有没有破土出芽,或者干脆蹲下来,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哪个地方的土有了裂缝,哪个地方的土鼓了起来。那种心情,就像是盼望听到即将出生的孩子的哭声一样。春风和煦,在土地的哺育下,在阳光的抚摸下,那些藏于土地深处的种子变成小苗,将浅浅的酥土顶开,冒出了绿色小脑袋。土壤对蜜瓜来说,就像子宫之于胎儿。终于有一天,苗出全了,每一株上都乍着两瓣翠绿的子叶。瓜苗慢慢得长大了,一棵棵都陆续长出了真叶。浇过几场春雨的瓜苗儿,撒着欢儿长起来,抽出青青的藤儿,展开葱绿葱绿的叶儿。土质不行,瓜就不甜。以前种瓜,多用苦豆子上肥,后来用了化肥后,对土质破坏极强,好多瓜农为能种出一流好瓜返璞归真,使用羊粪等农家肥。五、六月间,黑沉沉、绿油油的蔓秧就将平展展的瓜田整个儿覆盖,瓜藤的枝桠绽开了一朵朵金黄的花儿,引的蜂蝶纷飞。这时候掐头、整蔓、喷药,一样也不能错过,一样也不可马虎。接着,花儿悄悄地枯萎了,结出像纽扣儿大小的瓜蛋子,半月就能长到碗口大。
    每年到了七月中旬,麦子黄了梢,瓜也熟了。瓜田里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勾起人吃瓜的欲望。傍晚,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疏勒河在夕阳里泛起鱼鳞似的银光;掩映在各种树木之中的小村落,显得那么祥和、恬静。那些青瓦白墙已被冉冉升起的炊烟缭绕,空气中弥散着柴草燃烧和大锅饭菜与蜜瓜混合的清香。瓜田的夜色是迷人的,圆圆的月亮挂在中天,蝉在树梢一声声呼唤,瓜地里铺一层银光,瓜棚里洒下花花淡淡的月影。望着那一颗颗赏心悦目的蜜瓜,我的感觉好极了,格外的舒畅和惬意,仿佛置身于童话的世界里,那可真是心旷神怡。
    乡村的风光是一副美好的画卷,田野里不时飘来蜜瓜的芳香,放眼望去,满眼都是金黄金黄的蜜瓜,“香雪儿”、“宝丰蜜”、“金蜜3号”、“银蒂”、“翠红玉”、“银凤”等一批新品种应有尽有,它们堆金砌玉,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地平线,仿佛是瓜的大海。
    几场酷热的夏风从河西走廊掠过,小城的路边、大街小巷的小区门前、住宅楼下,忽拉一下就停满了载满蜜瓜的拖拉机、农用车或三马子。“哪里的蜜瓜?” 这时,路人总会情不自禁地近前向热情的瓜农搭腔询问。“瓜州的!”瓜农那略带自豪感的应答中充满浓浓的、亲切的乡音。瓜农们黝黑的脸上挂满谦恭热情的笑容,极力向过往行人兜售他们的产品,炫耀的那一只只丰腴圆润的蜜瓜,要说瓜好只要是来自瓜州四工、西湖的蜜瓜,当地人总要亲手挑捡一两蛇皮袋买回一饱口福。
    瓜州蜜瓜以肉汁甜爽、味道芳香、大小均匀、香甜可口、皮薄而瓤厚、质沙、水分多而香甜,吸引了天南海北来的瓜贩子。瓜农的丰收是书写在脸上的。你无论走到哪里,一说起蜜瓜,人人都眉飞色舞,面露自信的微笑,蜜瓜卖出了好价钱,那才真正意义上的丰收。
    夏瓜秋瓜吃不完,有些人把蜜瓜埋在麦仓或沙漠里过冬,来年春天都能吃到。隆冬腊月,尽管门外大雪纷飞,寒风凛冽,屋内却温暖如春。一家人躲在房间内围着火苗跳跃的炉火,一边谈笑一边品尝蜜瓜,此情此景,自有一番妙趣。在漫长的冬日,围着火炉吃瓜并非天方夜谭,这就是说,瓜州人几乎一年四季都可以吃上新鲜甘美的蜜瓜。我才知道,“围着火炉吃西瓜”并非新疆独有。当然,由蜜瓜制成的瓜干和瓜脯,因甜润可口,味道芳醇,也为人们喜食。蜜瓜成了人们灵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