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州概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瓜州宣传网 > 文学艺术 > 文艺精品 > 瓜州美文 > 正文

[散文] 我爱我的家乡

发布时间:2015-08-19 09:1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点击量:

“爱我瓜州”获奖作品 散文
 

我爱我的家乡
瓜州县渊泉小学  六(5)班  常佳禾
联系电话:13893765772   指导教师:李芹 

 
    清晨,肥胖的太阳似乎还没睡醒,它睁开迷糊的双眼,慢慢直起身子,调皮地染红了周围的云彩,开始了它一天的工作。晨练的老人已经开始了晨练。高大雄伟的百年老校——渊泉小学,郎朗的读书声早已响起,盘旋在校园上空。上班的人们穿着制服,踩着快速而又富有节律的步伐,给宁静的县城添一丝声响。在菜市场,早早来卖菜的小贩摆出最新鲜的蔬菜。也许你会问:这么美丽的地方是哪儿呀?我会无比自豪的告诉你们:这儿就是我的故乡——瓜州县。
    瓜州最美的就是它的四季,春、夏、秋、冬、各有风韵,瓜州的春天是从柳枝发芽开始的。干枯的柳枝从黄褐色渐渐变青,那嫩绿的小芽儿不甘寂寞,用小小的芽儿尖挤出树皮,探出头来。迎春花经过漫长的冬季,迫不及待的露出花苞,含苞待放。小草在泥土之中睡醒,顾不上伸懒腰、打哈欠,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要看看这大千世界。松柏更加青翠,地上的积冰也已化开。厚毛衣、羽绒服、棉衣早已失宠。风衣、夹克、羊毛衫青云直上。春季到了四月中旬:迎春花争奇斗艳,桃花羞红了脸;白杨树气宇轩昂,细柳风姿绰约。这不,渊泉小学的小运动员都擦拳磨掌、跃跃欲试,庆祝着春的到来。春天多风,但对于风能,在瓜州却得到了很好的利用。在茫茫戈壁,巨大的风力发电机甩着三角形的脑袋,如同指路明灯,好像在说:“瓜州虽然在西部,可是一点儿不比别的地儿差,大家快来看看,看看瓜州的新面孔。”
    随着五月的结束,夏天来的咄咄逼人,它用愈加炎热赶走了春的温暖的太阳,人们用短裤短袖、裙子与遮阳帽来无声的反对太阳的暴政。赤橙黄绿青蓝紫,五颜六色的遮阳伞在街上开满了鲜花。夏天的傍晚,是人们最活跃的时候——因为别的时候太热。小孩子们三五成群,一起玩游戏、吃雪糕;大人们呢?打羽毛球的、逛街的、聊天的,数不胜数;老年人就更有意思了:打牌的、下棋的、跳舞的、唱戏的......举不胜举。随着一声吆喝,一个脚蹬三轮车的瓜农来到了你的面前,西瓜、蜜瓜拉了满满的一车,一到夏天,就到了吃西瓜、蜜瓜的时候。炎热的太阳使人口干舌燥、满脸汗水。这不,人们围了过来,你一个,他一个,不一会儿,瓜农骑着空车哼着小曲儿回去了,瓜州是蜜瓜之乡,由于昼夜温差大,又是沙质土壤,与其珠联璧合,所以瓜州的瓜特别的甜。西瓜瓤沙、水足,甘甜解渴,蜜瓜品种繁多,或脆、或软,香甜爽口。因此瓜州也就因瓜而闻名于天下,瓜州的瓜也远销全国各地,说不定你没有来过瓜州你已经吃过了瓜州的瓜呢,看来这儿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瓜”州。
    八月底的一夜秋风,吹走了往日蛮狠的夏日,金黄的胡杨、雪白的棉田,粉红的红柳,紫色的葡萄⋯⋯丰收的季节到了。葡萄、梨子、苹果、桃子,又香又甜。大白菜成熟了,整卡车整卡车的拉。白菜一切为四,洗净放入瓷缸之中,经过十五天的发酵,成为别有风味的酸菜,或凉吃,或炒肉,都是瓜州人餐桌上的美味,瓜州人的冬天离不开它。一到秋天,就到了树和环卫工人闹别扭的时候了,树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三天两头掉几片叶子。这可苦了环卫工人,一直扫,也扫不干净。怎麽办?只好让树叶与树骨肉分离,再让树叶落叶归根。唉,可怜的树叶!
    随着冬天的降临,就是孩子最开心的时候了。冬天要下雪,雪下得大时,湛蓝的天空下,大雪纷飞,可谓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楼房、汽车都披上了银装,而路边的大树,也都背着雪花,进行负重比赛。冬天的风带着雪花,吹在脸上,像刀割似的。这不,连负重的树枝都随风摇摆,真是“玉树临风”。来不及躲避的大人和小孩,都被大雪塑成了雪人儿,为宽阔的街道加一道滑稽的风景线。而那调皮的雪花,在空中做了一个鬼脸,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雪停了,地上铺上了厚厚的地毯,正好可以堆雪人、打雪仗,调皮的小孩在蓬松的雪毯上才来踩去,留下形态大小各异的小脚印,远远望去,真像是一幅美丽的画卷。在大年三十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在一起吃团圆饭、看《春节联欢晚会》。新的一年从今开始,自己又长了一岁,又更懂事了一些,多么的幸福呀!
    瓜洲不但有丰饶的物产和自然风光而且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榆林窟、锁阳城、红军纪念塔述说着这座县城的历史发展;张芝书画馆、小西湖宣布着瓜州的瓜州新的未来。今天的瓜州,早已不是古诗人笔下"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古瓜州了,应是春风飞度玉门关,荒漠戈壁变绿洲了。
    又到了六月中旬,太阳结束了它一天的工作,在临走前,拿起画笔,一缕红色染红了西半边天,真可谓是“夕阳一抹红”;黄昏,喷泉广场的喷泉喷出高大的水柱;老人们又开始了他们的运动,小孩子们不在迈着急促的步伐去上学,吃着雪糕,欢快的玩耍。在渊泉小学,石膏做的师生像迎着红光,柳枝随着微风摆起长发。瓜州没有北京上海的繁华,也没有云南贵州的美丽。可是,在我的心里,瓜州永远是我唯一,我最爱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