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州概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瓜州宣传网 > 文学艺术 > 文艺精品 > 瓜州美文 > 正文

[散文] 心灵深处的一朵白莲花

发布时间:2015-08-19 09:3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点击量:

“爱我瓜州”获奖作品 散文
 

心灵深处的一朵白莲花
吕晓文

 
    清晨,太阳露出了火红的脸蛋儿,我和小魏、小丁、小吴一起,坐上一辆天蓝色的出租车,从瓜州县城出发。车行驰在笔直的柏油路上,路两旁是整齐的长方形草坪,碧绿如毯。草坪中间是绿油油的大槐树,浓密的树叶缝隙中隐隐约约一栋栋挺拔的楼房和一块块绿莹莹的田野,被飞驰的出租车抛在脑袋后面去了,一会儿,出现了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哦,已经出了县城,来到了茫茫的戈壁滩上,昨日荒凉的戈壁滩,如今矗立着一架架气势磅礴的风车,像千万朵美丽的白莲花盛开着哩。
    瞅见风车,坐在司机边上的我,转过身来,兴奋地说道,“瓜州的风呀,不管是外地人还是瓜州人,提起来,心里头直打颤儿,外地人讲,瓜州的风像妖魔鬼怪一样,弄得天昏地暗,鬼哭狼嚎哩。”坐在我身后的小魏接着说:“瓜州的风呀,特别多,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哩。”小魏说完想起父亲。父亲年轻时,没日没夜的植树,跟风沙作对儿,累得喝喽气喘,得了肺气肿,没有完全治好,留下后遗症,空气里沙粒要是多些,就会上气接不上下气,这让小魏放不下心来。小魏又说:“唉!瓜州不刮风就好了,尤其不要刮大风,微风也行呀,瓜州不刮风,景色胜江南嘛,是个好地方么。可是,风一刮,越刮越大,刮得人死迷瞪眼的,瓜州的风呀,颇烦死人了。我父亲深受其害,一次,风刮起的沙土,呛得他老人家喘不上气来,住进了医院,差点要了他老人家的命。”小魏边上的小丁,悠闲地说:“瓜州的风呀,大得可怕,黄土滚滚,沙打人,风吹石头跑哩。”小丁家祖祖辈辈都养牛,现在养了一千多头牛,养的牛毛黄油亮,高大健壮,品种在全国很有名气,人称“瓜州黄牛”。提起“瓜州黄牛”,知道的人很多,那是瓜州著名的品牌呀。小丁又深有感触地说:“瓜州的风呀,伤透了我的心呀,我家牛圈的院墙被一场大风刮塌,七头成年“瓜州黄牛”被压死了,损失上万块钱哩!”小丁边上的小吴,听到小丁的话情绪有点激动,说:“瓜州的风呀,贼厉害,让人欲哭无泪呀,那年,我家种在地里的“瓜州蜜瓜”刚刚长出嫩苗,刮了一场大风,大多数蜜瓜苗被沙土埋了,地里没结出几颗瓜蛋儿,一年没啥收成,差点让我饿肚子哩。”小吴是种植“瓜州蜜瓜”的专业户,在瓜州的南荒滩上,开垦了一千多亩土地,全部种上“瓜州蜜瓜”,一场大风,使他损失惨重,多亏乡亲们的帮忙,度过了难关,最近几年,在地沿边上,弄上些树呀,弄上些草呀,形成了绿色屏障,保护了蜜瓜,年年丰收,远销全世界哩。现在,已经脱贫致富了。司机马师傅被我们的话感染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唉……最倒霉的是我呀,如今三十岁了,还没有娶上老婆子,就是因为瓜州的风呀,刮得我灰不溜秋的,害得我,那次相亲失败了,弄得我心里面一直灰灰的。”小魏好奇的追问道:“快说说呀,咋回事么?”马师傅慢塌塌的说:“大前年的一天上午,我把脸蛋和头发都洗得干干净净,在上面抹了油,穿上新崭崭的一套衣服,皮鞋擦得油光发亮,打扮得焕然一新,去相亲,出门时,瓜州没有刮风嘛,可是,走到半道上,起风了,风越刮越大,刮的黑天黑地,我摸着黑儿到女方家时,已经被大风刮得不成人样了,头发像刺猬身上的刺儿,脸蛋上粘了厚厚的一层沙尘,身上全是灰蒙蒙的土。女方家的闺女长得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迷人呀,唉,可惜呀,瞅见我,见我灰麻老鼠那个样子,就再也没搭理我哩。”“哈哈哈哈哈哈!”大家被马师傅的故事逗笑了,忍不住大笑起来。
    一晃眼车已经穿梭在风车林里,远远的瞅风车也不咋么大,可是到了跟前,每一座风车,都显得巨大无比,像一个个白色的巨人一样,巍然耸立着。
    出租车在一栋宾馆似的三层小楼前停下来,我们下了车,沿着笔直的水泥路面,朝前走,路两旁的沙枣树,像迎接高贵的客人一样露出了灿烂地微笑,树枝上金黄色的沙枣花那么美那么稠,散发出来的香气那么沁人心肺呀。走进小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瓜州风力发电场”七个金色大字,宽绰的楼道内摆放着一排茂盛的绿色盆景,参观了舒适的员工宿舍,整洁的餐厅和明亮的办公室。走进风电场主控工作室,里面开着空调,凉飕飕的舒服极了。桌子上摆放着一排排先进的计算机控制设备,工作人员正忙碌着。这时,桌子上计算机监控器显示屏上的风车叶轮,开始转动起来,我扭头向窗外望去,院子里沙枣树上的树叶儿摇晃起来,外面起风了。
    随着风车叶轮转动,一台台计算机显示器上的数字颜色线条不断变化着,跳跃着,像快乐的音乐家演奏着一首首美妙的乐曲。“外面风车上的叶轮,被风一吹呀,开始缓缓转动,产生的电,通过计算机控制设备,输入国家电网,电网的电,再输入千家万户,人们就能用上风力发的电了。风车运行一天,要发1000多千瓦电呢!”小魏讲得头头是道哩。
    我的心情随着风车的转动愈加兴奋和激动,这是没有啥准确的语言能够表达清楚的,这是我亲眼看见亲耳听到的,瓜州的风被转换成电的全过程呀,这是真实的事啊!
    一转眼,时间过得飞快呀,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坐上出租车,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广电核瓜州向阳风电场。
    车窗外,渐渐远去的风车,使我不由得抒发起情感:瓜州的风呀,你横行了几千年,危害了几千年,如今呀,通过党的领导和瓜州人民不懈的努力,终于把你彻底改变了,利用风的力量发电了,开始造福人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