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州概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瓜州宣传网 > 新闻宣传 > 特色节目 > 瓜州故事 > 文字版 > 正文

[文字版]2018年3月26日瓜州故事 野马回家二十年(上)

发布时间:2018-03-27 15:51 来源:瓜州县广播电视台 编辑:admin 点击量:

    野马回家二十年(上)
    现场同期:哎呀,一年可能能跑个十多趟子,大型的活动一共有两次,大型的检查。
    2018年第一场大雪后,我们驱车来到了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处叫黄草滩的地方,寻找今天的主角,世界濒危物种普氏野马。
    和我们一同前往的宁瑞栋老人退休前在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工作,见证了保护区的发展与变迁,也见证了普氏野马的回归和成长。虽然退休已经快二十年,但只要一有功夫,老人总要到保护区走走看看。
    追溯普氏野马的历史,可以看到这样的记载:150 多年前,在我国新疆准噶尔盆地和蒙古国干旱荒漠草原地带,有一种独特的野马曾成群结队,驰骋在广阔的戈壁上。1878年,沙俄军官普热瓦尔斯基在新疆准噶尔盆地的奇台至巴里坤一带采集到了野马标本,因为普热瓦尔斯基捕获的野马驹,是世界濒危物种,非常珍贵,就将捕获的野马驹运回圣彼得堡圈养;由此,1881年,沙俄学者波利亚科夫将这种野马正式命名为普氏野马。1890 年,德国探险家格里格尔从我国西北部捕捉了52 匹野马幼驹, 运回德国并在欧洲使其繁衍。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员裴鹏祖: 在中国的古代,包括到现代,我们都将其称其为野马或者是蒙古野马,或者是准格尔野马,这都是一些它的俗称,普氏野马是一个学术命名。
    宁瑞栋:这个消息在当时的报纸上公布以后,在整个欧洲就轰动了,因为当时欧洲很多人都认为野马已经在地球上没有了。所以普氏野马成为野马(品种)仅存的一种,而且仅仅分布在我们国家的西北部。
    据史书记载,汉武帝时有一名叫暴利长(zhǎng)的囚徒屯田敦煌时,设计捕捉到一匹野马,献与汉武帝,汉武帝见其马体态魁伟,骨胳非凡,以为是他最尊崇的太乙神赐给他的宝马,起名为太乙天马,并作太乙之歌。从此,渥洼池“天马”的故事被流传下来。而渥洼池天马便是我国有历史记载的最早的野马。
    宁瑞栋:就是关于野马的记载最早出现在《汉书》上。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员裴鹏祖:它《汉书•武帝纪》就明确记录了普氏野马它在西北的干旱区,主要是具有临水而栖的这种习性。
    时至今日,包括敦煌在内的酒泉地区,也还有着野马泉、野马井、野马南山等与野马有关的地名,都表明这里是野马的栖息地和故乡之一。
    然而,人类最后一次发现这种野马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在酒泉地区野马井和明水一带。
    瓜州县博物馆文博馆员 李春元:普氏野马的绝迹和人是有关系的。三年困难时期,人们为了填饱肚子,超量地捕捉猎杀(野马),人的肚子填饱了,野马也绝迹了。
    宁瑞栋:因为这个野马最后(灭绝)还是人们的滥捕乱猎上。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员 裴鹏祖:按照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就是王香亭著的《甘肃脊椎动物志》的记载,中国最后一匹捕获的普氏野马是在甘肃安西和内蒙古交界的马鬃山镇的明水和野马泉一带。
    普氏野马这一珍贵物种在原产地的衰亡和灭绝,引起全世界自然保护组织和学者的极大关注。要挽救这一物种,要解决这一问题的最紧迫的行动就是使其回归自然,经受自然选择的压力,逐渐恢复野生物种的活力和遗传多样性。
    瓜州县博物馆文博馆员 李春元:这是我们要引起一个历史教训,现在野马是非常的珍贵和咱们的大熊猫都是一类保护动物,全世界在生物圈里把它划的级别这么高,就是要引起大家的共识。
    我国作为普氏野马的故乡之一,对野马重引和回归自然工作十分重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在国家林业部的主持下,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始了野马的引进工作。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员 裴鹏祖:主要原因是有这样四点,一个是到60年代末的话,咱们国家普氏野马已经在野外绝迹了;第二个原因就是,它自身所存在的基因,都具有极大的保护价值;第三个原因就是我们中国和蒙古国,他是普氏野马仅有的两个原生地;第四个原因因为就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世界粮农组织他们成立了全球的野马保护计划,那中国也参与了这一计划,这也是中国履行世界生物多样性的工作之一的一种实际的承诺和行动吧。
    宁瑞栋:因为我们保护区面积很大,给野马一个很广阔的生存空间,再一个这个地方基本上没有人定居,所以对于野马来说生存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所以这个地方很理想。
    1992年,英国约翰阿斯匹诺野生动物园,本着国际合作精神向中国无偿赠送10匹野马。
    宁瑞栋:林业部在他们的心目中就觉得甘肃安西地带是一片戈壁荒漠,好不容易英国送了些野马再放到戈壁上怎么能生存呢?说我们在甘肃的武威有一个濒危动物饲养中心,把马放到这个地方去,可是科(波)特林姆基金会(英国约翰阿斯匹诺野生动物园)的主任阿斯匹诺他不愿意。
    原来,阿斯匹诺认为甘肃安西地带曾经有过野马生存,自然环境更适合放归野马,应该让野马回到他的故乡。就这样,10匹普氏野马圈养在北京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进行基本习性的初步观察研究,直到1997年,国家环保局会同有关部门协商研究,确认甘肃安西国家级极旱荒漠自然保护区是实施野马回归自然项目的最理想地点。
    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员 裴鹏祖:就是我国野马回归项目的专家,他来到我们保护区进行了考察,结果就发现就是我们保护区这样一个以保护荒漠极旱这样一个多样性的保护区,这个自然环境非常接近野马最后生活过的这个地方的环境,就是对于野马的繁衍和生存都是非常好的,最后就将这个项目,落户到我们保护区了。
    经过各方面的积极努力,1997年6月13日这批野马安全运抵安西。
    宁瑞栋:那么我们是怎么往回运,当时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就是经过北京方面的努力,他们跟铁道部第一任部长,就是吕正操将军,最后请他帮忙的,最后他跟铁道部谈妥以后,从北京到乌鲁木齐的69次快车,在特快上加挂一节行李车,把这个野马装回来。
    从此,这10匹野马在城西6公里的保护区戈壁植物园野马圈养场人工圈养了10年,种群扩大到16匹。
    2007年一方面处于种群扩大,圈养费用开支大;另一方面圈养使普氏野马失去了野性。就这样为了探索普氏野马适应性,决定进行半放养,让它们逐渐恢复“顶烈日、饮长风、卧冰雪、食枯叶,生息于戈壁,驰骋于大漠”的野性。
    宁瑞栋:后来我们就找到黄草滩的地方,那个是和肃北交界的地方,黄草滩有一大片芦苇,还有很多的天然的泉水,地方也比较开阔,围了一个将近6平方公里的大围栏,作为野马的半放养场。
    从1997年算起,普氏野马回归走过了二十个春秋,从负责引进普氏野马到现在,宁瑞栋老人退休不退志,始终对普氏野马保持着浓厚的兴趣。
    在经过一路颠簸后,宁瑞栋老人把我们引到了黄草滩野生动物管护站。陈学礼是黄草滩管护站的饲养员,专门负责普氏野马的定点补饲。每次进山,宁瑞栋都会找老陈了解情况。
    在黄草滩宁瑞栋会了解到什么情况?普氏野马是否适应了放养?而普氏野马在放养前的十年间又是如何生活的?我们下期节目继续。
    撰 稿:赵小龙
    摄 像:赵小龙 郑晓龙
    徐 磊 王 刚
    播 音:朱丽英
    制 作:王 翠
    编 审:赵卫国 朱学东
    监 制:张 健
    总监制:赵鸿斌